Rabusa_粘锅不翻身

东方厨旧作推,算半个型月推吧,乱七八糟设定经常性产出(脑内).
最近兴趣是各种小说…。
跳坑狂魔,最近的坑在cy2

干脆带上选曲界面(。)
neko姿势是趴着然后晃腿那样子的
手机显示不全呜呜呜
neko过去也是超级可爱 情商超高!!
然后和x哥相遇是因为在游戏城和别人抢(?)游戏机,被拒绝以后还挑衅(?)别人被揍了
x哥虽然想英雄救美(??)但也被揍了
然后x哥黑了人家摩托车,笑死我了

是neko的歌曲评论!
还有两张等下继续传(?)
话说十张限制真是麻烦……下次想办法做成长图好了?
总之占tag抱歉

占tag抱歉!附上切换曲目时会出现的loading画面()
顺便Nora有两种小人www

Nora歌曲评价图 还差两张好难受 占tag刷屏抱歉qwq

角色CP问卷(CRX)(个人瞎搞)

【猛嗑cp15问.】文字版!

(仅供脑内理想嗑cp时自娱自乐用)

问卷作者QQ:1812415366(不是我,拿来填了一下而已)


1. 组成这对cp是哪两位?


ConneR、Xenon


2. 来自哪个作品?


CytusⅡ。


3. 对攻受有偏向吗?有没有原因,是什么?


其实一开始是ConneR老师当攻啦,我还是更偏向吃年上攻的。

不过之后觉得他们能在一起就好……都是成年人了那么在意干什么啦。

(而且觉得老师被……也挺带感。)


4. 喜欢上他们的瞬间?


好玩的是,IM上这两个人看起来根本没有互动(笑)

之后学长给我剧透了一下这两位私底下真实的相处模式,瞬间就有一种办公室恋情(停一下)的既视感呢。

而且老狐狸和这样正义感满满的热血(?)青年多好吃哦。


5. 最喜欢他们的哪一点?无法决定“最”的话也可以全部都说。

……这个。


两方其实目的都不一样吧,但是能在通往结果的路途上搭个伴儿。

还有就是,ConneR完全不认为A.R.C是个好东西,Xenon也不这么想……前者是看的太多了觉得这注定药丸,后者则是想以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但是这一点上两个人肯定不会互相说破啦(乱扯)

对了,还有就是ConneR准备发展Xenon成为自己同伴的时候做了不少功课,“我了解你的程度比你想象的多的多”……这是什么霸道帅气发言,我要哭了。


6. 觉得是谁先动心的?在什么情况下?


不好说(笑)。

不过Xenon看上去就是个感情白痴,正常情况下肯定是ConneR先主动出击啦。

表面上看是老师先动心,实际上是Xenon产生喜欢而不自知但是各种小动作都流露出来感情然后被老师察觉到了这样的故事不是很棒吗(兴奋)


7. 觉得他们会怎样在一起?谁主动迈出了第一步或者是谁先表白的?


某个ConneR老师又去带着茶和点心去骚扰Xenon的下午,老师看气氛差不多了就以特别平淡的语气提出来的吧。

当然是老师先表白啦wwww


8. 有没有比较理想的助攻人选?x


……没有,这两个人朋友圈重合的地方除了A.R.C的同事,应该只有萝卜头吧。

“那群死肥宅”怎么会可能助攻,萝卜头这个五岁正太更不可能啦,他还是个孩子wwww


9. 会同居吗?如果会的话如何解决一日三餐和卫生问题?


会(妄想),而且应该会住在Xenon那边?说起来他好像还有母亲……

老师看上去就是生活特别规律……或者说就算熬夜也不会太晚,第二天会很早起来的人。

起居三餐老师说不定全都包了。

Xenon的话自理能力也不差吧,但是在CRX的情况下妥妥是被照顾的那个。


10. 会向朋友们/家人隐瞒吗?


从IM的情况上来看两个人都不算张扬。

应该是表面都是云淡风轻的情况吧。办公室也不会真的搞事……两个人对工作都是认真负责的态度。

大概就是那种,“要是被察觉并且被问到了就会大大方方承认,没人问也不会说”这样的情况。


11. 如果可以随便塞进一个设定/世界里会是哪个?想象一下情景吧。


西幻世界……?

大贤者Colin和圣骑(咦)预备役Xenon吧。

(其实不是太喜欢西幻,这两个人塞到哪里感觉都不太合适,随便想到的啦。)


12. 吃粮的时候会有什么执念吗?例如特别喜欢他们双向暗恋,之类的。


双向暗恋好。

Xenon被表白以后晕晕乎乎过了好几天(笃定)。

从下午茶开始(咦)


13. 吵架的话谁会先低头?


哈……两个人吵起架来说不定世界会毁灭,我指的当然是激烈程度啦wwww

应该是工作方面的事吧,要吵的话两边应该都不会马上服气,不过之后大概就是谁错误比较大谁就去道歉?都挺理性的两个人。

(虽说感觉上Colin老师会因为比较宠Xenon先低头……这种情况大概会有,但是也许不会很多。)


14. 假如结婚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如果是BE爱好者的话,喜欢这对什么样的BE?


……FOL和黑嗓齐飞(不)

婚礼什么的要么没有要么规模特别小吧。其实突然想到的场景是老师给Xenon拉了一曲小提琴然后顺理成章地戴戒指,之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喜欢什么样的BE到底是什么魔鬼问题……

正剧向的话,Colin老师和A.R.C还是发生了什么不可调和的巨大矛盾然后被 ̈́̾ͬͮ̿ͩ ͭ͗̇ͫͬͨ̃ ͩͯͣ̌̆́ ̸̨͆̒̑͞ ͧ̆̓ ̷̧͋ͩ̀ ͒ͧ͟͟͢ ̋͌̔͟ ͪͫ̽̓̈ͭ̽͗͞ ̊ͥ̂̀̚͜͢ ̵̉͊͌̇̾́̐͋ ̸̶ͬ̎́ͬͨ̆͋ͩ͜ ͌̒͡ ̛͗̆ ̧̧̓̓̐ ͗ͪ̒ͨ̏̒͐͌ͫ ͆ͩ̍͌҉ ̾̉̎̎ͩ̔̅̉҉̡ ̴̡ͮ̽̐ ̷̉̇̈̆̚͜,Xenon上位但是发现改变A.R.C几乎需要耗费一生时间还不大可能成功,之后心力交瘁过劳死(不)。

大概就是这种看上去是Normal Ending但在我想象里是还可以接受的Bad Ending吧。

……?要喜欢的Bad Ending?不,不会,没有那种事。

我只想看他们谈甜甜的恋爱。


15. 随便说点什么感言吧!


总算写完了。

中途也有一些想法想写文……

不过太懒了还是算了(哦)

最后,CRX真好嗑∠( °ω°)……


Forgotten Paradise[邦良]

●第一次给了邦良(出去)
●OOC严重
●寿命论注意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别误会没有肉






  这一天终会到来。
  ——这是张良早就想到的,自随从他开始征战,人的疾病与死亡在他的眼中便是极为平常的事情。
  每天都会有人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
  只是,渐渐的,张良似乎将他本是人类这件事给忘记了。
  那红发的将军过世之时,这位君主还是那一副当年遇到自己的模样,所以,张良完全没有想到,这令自己追随了大半个人生的人
  ——现在竟也会如即将落下的夕阳般奄奄一息。
  回想起来,那时君主并未衰老,应是夺取了那阴阳家力量的缘故,但,即便是有那种力量,依旧无法完全停止肉体的衰老。张良现在才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
  跟随眼前这人有多少年了,即便是他也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数字,时间的概念在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任务后便渐渐模糊起来——或者说,现在,他的身侧便只有他了。
  精通语言,平日里能言善辩的他此刻却像是曾经遇到了女孩子般,对着躺在床上的人吐不出一言。尽管他的面容还是如同曾经一样年轻俊美,张良还是能够感知到他的生命在飞速地消耗着。
  “咳——”
  一声刺耳的咳嗽声打破了屋内的寂静,张良连忙看向他的脸,那一对曾经总是闪着狡黠光芒的双眸,此刻几近黯淡无光,想到这里内心的某种情感又强烈几分,但张良不知那情感为何物。
  “…君主现在感觉如何。”
  对方没有回答他,喘息几口后倒问他。
  “子房……现在可知如何成为人了么。”
  张良垂下眼眸:“……不知为何,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闭上眸子,几分钟后又再睁开:“……让我坐起来吧。”
  张良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这样简单的动作都耗费了他积攒的体力,紫发的君主扭过头不再看他。
  “若君主觉得不适……”
  “这种时候……便不必叫君主了。我或许……”
  屋内又响起几声令张良揪心的咳嗽声。
  “没多少时间了……子房啊,你可真是笨,到了这种时候——还是成不了神。哈,我还想看看神是什么样子的。”
  张良觉得胸中那奇妙的情感随着他的话语扩大,难以言喻的酸涩感占据了心脏。
  “成为神的条件…是子房先得学会做人吧?”张良还未来得及回答又听他继续道,“我自从见你以来……就从未见过子房为了某件事……或者某个人流过一滴泪。”
  张良身体一颤:确是这样。那句“伤心不是哭的理由,傻才是。”他一直认为是正确的。
  “是个人都会伤心难过……而这便是你无法真正成为一个人的……原因了。”
  张良不知伤心是什么感觉,更不知何为流泪。
  “我曾想过,如何让子房难过。但……我与重言想了很多办法,也没从你的脸上看到一丝悲伤的表情。”
  “即便是重言死去的时候,你也未落一滴泪。”
  他的语句突然流畅了起来,想必是回光返照了……张良低下头——他心脏的酸涩感似乎扩散到了双眸,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
  “……子房,再叫我一声如何。”
  “君……刘季。”
  “哈——记得挖个坑把我给埋了……”
  声音突然变得苍老无比,张良惊讶地抬起头,看到的是迅速变得花白的头发——他是早料到了在死前夺取的力量会消失,原本的伪装也会失效,才会坐起来转过脸去。
  然后他将一只布满皱纹的手伸过来,轻轻握住了张良的手。
  “……”
  张良没有想到过,这曾执过剑的手会如此软弱无力,这曾指挥过千军万马的手会如此冰冷虚弱,这曾斩杀敌人的手,最后一个简单的动作也没有完成好。
  于是张良微微用力,回握住了他的手。他身上也再无生命的体现,终是再无一言。
  此刻,一滴泪从他的眼角落下。
  “原来这便是……伤心吗。”
  在这无声无息的环境中,一个天才成为了人,同时也成为了神,但没有一个人见证这个过程。
  新晋的神握紧了那一只手,把它放到自己的胸前攥紧,然后低头无声地落泪。
  一切记忆都如潮水般涌来,他想起了很多事,包括上一世。
  “刘季……你们这次又将我留到了最后。”
  ——神也无法做到起死回生。


[顶锅盖跑]